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重生之圣途风流】【6-7卷】【作者:瘦不了】【连载中】

  第1-5卷快速通道:【重生之圣途风流】【1-5卷】【作者:瘦不了】【完结

  第六卷

  第001章 回校,哭笑不得的挑战


  一大早,于同就一个人来到了学校,此时的众女还都没有起床,昨晚她们实在是太累了,因此于同也没有叫她们。

  今天正好是周一,这次回家虽然时间不长,但却经历了许多的事情,现在猛得一来到这个熟悉的校园,于同竟然感觉有些陌生了,主要是他现在的心境跟那些平常的学生差得太多,很难再找回那种纯纯的学生感受了。

  大学生涯就意味着懒散,这一点就连身为世界最好的高校的圆梦大学也不能免俗,漫步在没有几个人的校园里,于同感觉一阵惬意,似乎来到这里,就再也不用为那些俗事烦心了。

  这时,几个女生迎面走了过来,待看清这个单独漫步的男生竟然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于同时,眼里都闪过了一丝惊喜的光芒,然后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边说还边向于同看来,不过她们的眼光并不像于同他们班的女生那样充满着崇拜与柔情,而是好像于同来了就有什么好戏发生一般,于同被她们的举动弄得有些奇怪,不过也不怎么往心里去,对着她们露齿一笑,继续向着自己宿舍的方向走去。

  上了宿舍楼,发现整个楼里都静悄悄的,于同不由有些好笑,这些家伙们是越来越懒了啊,以前虽然也都不怎么勤快,但也不像现在这样,都快七点了整个宿舍楼还没有一个起床的,现在才是大二就已经这样,真不知道到了大三大四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不会一个上午都不起来,直接翘课吧?

  进了自己的宿舍,果然那几个家伙也都还没有起床,客厅里很是安静,于同用力在卧室的门上踢了几脚,故意粗着嗓子大声喝道:“都给我起来,找麻烦的来了!”

  “谁啊?这一大早的,不想活了是不是?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宿舍,敢来这里找麻烦!”里面传来一个很是不满的声音,于同听得出来,正是最为活跃的钱辉。

  “没你什么事,老子要修理一个叫钱辉的家伙,快点让他滚出来!”于同强忍住笑意,用恶狠狠的声音说道。

  “吆喝!还真是来找麻烦的!”钱辉的声音里不但没有担心,反而还充满着兴奋,接着便是一阵穿衣服的声音,同时钱辉又嚷嚷道:“你别跑,老子这就出来收拾你!”

  于同微微一笑,看来这几个家伙这段时间是太过无聊了,想想也对,自从他们知道子自己的本事后,自己虽然并没有带他们进入修行界,但多少还是帮他们弄了点强身健体的东西的,现在他们的身手虽然在修行界算不得什么,甚至在武林界也只是末流,但在普通人中却已经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了,想来已经很久没人敢跟他们犯刺了,此时听到有人找茬才会这么开心。

  过了不到三分钟,卧室的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但最先出来的却并不是钱辉,而是李威那个傻大个,出来的时候拳头攥得紧紧的,眼睛也瞪得老大,似乎是想教训一下这个来宿舍打麻烦的家伙,但看清来人竟然是于同时,一下愣住了,嘴角露出了憨厚的笑意。

  “靠,老三你个傻大个,把门都挡住了,快让我出去修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钱辉一边不满的嚷嚷着,一边从李威的身边挤了出来,待看清外面的人是于同时,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他的反应却和李威不同,只是愣了一下,便猛扑上来,一把把于同抱住,哈哈笑道:“原来是你小子,怎么不声不响的就回来了?”

  于同微微一笑,也反抱了钱辉一下,然后又上前抱了李威一下,对于他们的反应,于同很是开心,他们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实力而有所改变,而这次自己出去这么久,也一点没有生分,这才是真正的兄弟啊。

  此时其他几人也都起床出来了,见到于同后也是高兴不已,他们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于同出去的目的,因此稍微询问了一下他此行的经历,于同也把能说的都跟他们说了一下。

  这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于同回老家的事说完以后,钱辉的八卦精神又来了,嘿嘿贼笑道:“我说老五,你回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要是能早回来几天,也不用被人说成是缩头乌龟了啊。”说着,眼里还闪幸灾乐祸的光芒,那眼神倒是和刚才于同碰到的那几个女生有些相似。

  两次同样的奇怪目光让于同也有些好奇了,问道:“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成了缩头乌龟了?”

  老大于兴军笑道:“就是学校里忽然出了一个厉害的家伙,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已经把所有校草榜上的家伙踩了个遍,还扬言要挑战你,具体的我们也说不清楚,你还是看看校园网上的那个帖子吧。”

  于同立马来了兴趣,学校里的挑战自然比不上外面那些对手,比如黑魅之流的东西,不过这种学生间打打闹闹的事却是这个年龄段的特色,他正愁自己的心态和这个环境有些脱节了呢,现在这样跟他们玩闹一下倒也不错,于是便随便打开了一台电脑,想要看看那个帖子。

  在等待电脑启动的时候,钱辉笑道:“老五啊,我看你还应该感谢一下这个挑战你的家伙呢。”

  “怎么?”于同被钱辉的话弄得一愣。

  钱辉嘿嘿奸笑道:“本来你这么久不在学校里出现,人气已经下降了不少的,可是这个家伙又把你的人气提上来了啊,你都不知道,那个骂你的帖子现在有多火,比你当年球赛大出风头时还要火的多啊。”

  “靠!”于同笑骂道:“这算个屁的人气啊?全校闻名的缩头乌龟?如果你想要,给你好了!”

  “如果能这么出名,当缩头乌龟也干啊。”钱辉却是深以为然的点着头:“而且挑战的还是个大美女,这样的事来多少我也不嫌烦的。”

  于同又是一愣,他本以为这个挑战自己的家伙是哪个看自己不顺眼,或者是对自己哪位老婆有企图的人,没想到竟然是个女的,自己好像没得罪过什么女人啊?这让于同更加好奇起来。

  而此时电脑也启动好了,于同急忙联上校园网,也不用找,一眼就能看出,挂在论坛最上方的那个帖子就是,因为那个标题实在是太显眼了:缩头乌龟于同,不敢接受挑战!

  于同点了进去,看到这果然就是一个挑战贴,上面写的很是简单,就是要挑战于同,而且口气还颇为狂妄,说什么要比什么由于同来挑选,看看日期,这已经是半个月前的帖子了,想来现在这个标题应该是后来改的。

  再看下面的回贴,那也是五花八门,有的说这个美女一定是让于同始乱终弃了,所以才对他有这么大的怨念的;也有的说于同就是一个阳痿的家伙,如此美女的挑战竟然不敢接受;还有的说,是于同像前面那些被这位美女踩了的校草们一样,纠缠过这位美女。前面的还好,只是分析这美女为什么要挑战于同,而后面的也许是看到于同一直没有出现,对他的畏惧没有那么强烈了,就开始胡说起来,像什么于同的家伙太小,不敢面对美女啦,什么于同已经变成了太监什么的话都出来了,即使以于同现在的定力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刚想关掉网页的时候,一个回帖却引起了他的主意,倒不是这个回帖说得多么有道理,而是上面提到了挑战于同的人的名字。

  看到这个名字,于同不由苦笑起来,心说原来是她,自己早就应该想到了的。

  在于同看帖子的时候,于兴军他们都在一旁坏笑着看着他,想看看他看到这么多污蔑他的回帖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现在见他忽然苦笑起来,都急忙凑了上来,看了看他正在浏览的这个帖子后,也都明白了他为什么苦笑。

  “怎么了?老五你不会认识这个石英豪吧?”杨伟随口问道,接着又瞪大了双眼,惊呼道:“你这个家伙,不会是真的把人家始乱终弃了吧?”

  “滚你的!胡说什么?我乱过的女人从来都不会弃的!”于同为自己澄清了一下,又道:“不过这个石英豪我确实认识,你们也都见过她的啊。”

  “我们当然见过,她到咱们班找过你的嘛!”钱辉嘿嘿笑道:“真是一个美女啊,一点也不比你的陈晨陈曦差!”说着还一付流口水的样子。

  “我说的是在她出名之前,你们不记得了吗?”于同提醒道:“就是那一次,她跑来找我,让我把恬恬让给她。”

  “是她?!”几人都不禁瞪大了双眼,他们怎么也不能把现在这个强势的女孩和那天那个让于同打了屁股的受气包联系在一起。

  “可不就是她吗。”于同苦笑道:“难道你们一点印象也没有了?还是说她后来整了容?”

  “整容应该没有。”杨伟摇头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就是那天那个女孩,只是第一次看到她时,她是个受气包,而后来再见时,简直就是一个女王,我们根本没敢把两者联系到一块嘛。”

  “想不到竟然是她啊。”钱辉笑了起来:“看来她这次又是来抢你的恬恬了,哈哈,有个女性的情敌倒也蛮有意思的,不行你施展魅力,把她也拿下算了。”

  几人中就性于兴军最为稳重,此时皱了下眉头道:“这倒是有些奇怪了,她怎么敢挑战你?如果真的有什么底牌的话,那天被你打的时候,就应该用出来对付你啊。”

  说到这个,于同也有些纳闷,对于除了他之外的那几个校草,虽然没有见过,但他却也是有些了解的,知道他们都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其中有一个还是学校跆拳道社的老大,实力在自己看来虽然不怎么样,但也绝对不是石英豪那个一点武功也不会的小妞所能对付的,那他们又怎么都让石英豪给踩了呢?

  第002章 取笑,轻嗔薄怒的思颖

  不过于同也只是疑惑了一下而已,毕竟就算石英豪再厉害,对自己也没有半点威胁,而且自己和唐恬的感情也根本不怕她破坏,不过这件事唐恬肯定知道,她昨晚却没有告诉自己,而且之前也没有阻止,想来应该是有什么用意。

  想到这个,于同立马用意念联系上了唐恬,此时的唐恬还没有睡醒,对于于同打扰她有些不满,娇嗔道:“臭老公,昨晚那么折腾人家,现在还不让人家多睡一会,真是坏死了!”

  于同嘿嘿一笑道:“宝贝儿,别生气嘛,老公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一下。”接着便问起了石英豪的事,着重问了一下她的实力问题。

  唐家和石家本就是世交,现在石英豪又的唐恬在一个学校,所以对于石家的消息唐家也是比较了解的,于是唐恬便对于同说出一番话来,于同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却原来是南海派有一位长老,几年前和人切磋的时候被人失手打成重伤,虽然这几年在派里精心调养,但前段时间却感觉自己大限将至,又不忍心让自己一身的武功随着自己逝去,于是便动了收徒的念头,而选中的人正是石英豪,在临死前把自己一身的内力都用秘法灌输到石英豪的体内,使她一跃成为一个身手不凡的高手,至于她把那几个所谓的校草都给踩了,却是因为她的本性颇为豪侠,那几个家伙又一向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其中有一个还老是纠缠她,所以在得到了力量之后便把那几个家伙给收拾了。

  知道了这些,于同不禁苦笑道:“那她要挑战我你怎么不阻止啊?这样一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跟那几个被她踩了的人一样呢。”

  唐恬格格笑道:“你以为我劝她会管用吗?如果真的劝了,她恐怕还会以为我是故意维护你呢,到时更要找你麻烦了,再说了,让她挑战一下说不定更好呢,到时你王八之气一暴发,让她对你投怀送抱,咱们不就多了一个妹了吗?”

  于同不由苦笑起来,没想到唐恬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只好说道:“那我就接受她的挑战吧,起码让她知道天外有天,以后不敢再来纠缠你。”

  “好好好!”唐恬立马来了兴趣:“我下午会去学校,你就约她下午吧,到时候我去给你们当裁判!”跟众女相处得久了,唐恬虽然还是如当初一般清纯可,但却多了一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

  说好了这个,唐恬又补觉去了,于同也不再打扰她,而是对几个兄弟道:“以我的名义发个帖子,答应石英豪的挑战,时间就定在下午,地点到时候再说,至于挑战的项目嘛,由她来定好了!”

  刚才于同和唐恬交流时兄弟几个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见他低头不语,还以为他是在想什么事呢,现在见他答应了石英豪的挑战,都不禁大为兴奋,钱辉立马在校园网上发了一个帖子,口气十分的狂妄,连于同自己看了都忍不住有些汗颜,倒也不怕那个性格火爆的石英豪会不来了。

  弄好了这些,时间已经快要到八点了,几人一起出了宿舍,边聊边向教室走去,至于早餐,这几个越来越懒的家伙自从天气变冷之后就一直没有吃过了,而于同更是不用。

  “咦?后面那不是颖姐吗?怎么到现在才来,而且还是从那个门进来的。”几人正走着,一刻也表不下来的钱辉无意中向后看了一眼,却正好看到了刚刚来到学校的岳思颖。

  几人回头看去,果然见一身冬装的岳思颖正走在他们后面,杨伟却是嘿嘿笑道:“笨死你算了,这还不知道吗?老五昨天刚回来,颖姐自然是到他那里去了,你不知道从老五那里来正好要走这个门吗?”

  “对对对,老六说得太有道理了,咱们怎么没想到,俗话说得好,小别胜新婚嘛,这么久没见,咱们的颖姐当然会想老五了。”几人也都附和起来。

  于同则是苦笑起来,他没想到岳思颖竟然这么早就起来了而且还正好让他们几个碰上,这下恐怕免不了被他们取笑了,到时时候岳思颖一害羞,倒楣的还得是自己,于是便想拉着他们几个快点离开。

  可是于同的动作还是晚了点,几个家伙已经笑嘻嘻得迎了上去,齐声道:“嫂子好!”

  岳思颖当然也看到了他们几个,正在犹豫着是不是叫住他们,却一下被他们的称呼给惊呆了,脸上微微一红,板着脸道:“乱叫什么?我看你们几个是不想好了,回头给我打扫教室一个星期!”

  几个家伙却是一点也不怕她,仍是嘿嘿笑道:“嫂子这就不对了哦,看在咱们老五的面子上,也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兄弟嘛。”

  “就是就是。”钱辉奸笑道:“嫂子今天可比平日更漂亮了,想来昨晚咱们老五可没少出力啊。”

  岳思颖没想到他们连这样的玩笑也敢跟自己开,脸上红得都要滴出血来了,于同见此,怕岳思颖脸上挂不住,忙把他们几个赶开道:“去去去!你们几个小子该干嘛干嘛去,我和颖姐还有些事要商量呢。”

  那几个家伙此时倒也识趣,纷纷笑道:“那好吧,我们先走一步,不耽误你们小两口了。”说完哈哈笑着跑了开去。

  虽然于同帮岳思颖解了围,但她还是有些挂不住,伸出小手在于同腰间用力扭了一下,娇嗔道:“都是你,让人家被他们取笑。”

  于同笑道:“这有什么啊,咱们光明正大,怕他们做什么?而且他们哪里是取笑,明明是在羡慕咱们嘛。”

  岳思颖又扭了他一下,说道:“现在他们都不把我当老师了,以后还怎么管他们呀?”

  “不当老师就不当呗,你现在是他们的嫂子,所以你的话他们还是要听的。”于同继续嬉皮笑脸的道。

  岳思颖也不是真生气,只是羞涩难当罢了,此时也不再纠缠这件事,而是说道:“我听说那个石英豪要挑战你,你既然已经回来了,是不是考虑接受一下呀?正好可以把你消失的人气找回来嘛。”

  于同愕然道:“这事连你也知道了?”

  岳思颖笑道:“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咱们班的那些女生可都有些不服气呢,都说要让你回来后收拾收拾她。”

  于同苦笑道:“既然你也知道了,怎么就不让恬恬制止她呢?”

  “制止她干什么?这多有意思呀。”岳思颖调皮得笑了笑道:“而且恬恬还说让你趁机把她拿下呢,那女孩我也见过,还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呢。”

  于同更是一脸苦笑:“怎么连你也是这个想法?你觉得我可以让一个只喜欢女人的女孩喜欢上我吗?”

  “当然可以。”岳思颖却是很认真得点了点头:“我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哪个女孩能抵挡我的小老公的魅力,而且我们也都希望你能把她收来呢,毕竟咱们姐妹虽然很多,但性格像她那样的还真没有,如果她也加入了,那一定会很热闹。”

  于同对她这个想法没了一点办法,只好说道:“这个再说吧,时间快到了,咱们快点去教室吧。”

  岳思颖笑道:“对,你是得快点去,班上那些女生这段时间都快要想死你了,你可记得要好好的安慰一下她们啊。”

  于同有些疑惑得看了看岳思颖,问道:“我怎么感觉你现在变得和韵儿一样了,生怕我的老婆少了似的。”

  “谁让你越来越厉害,咱们那么多姐妹都吃不消你,自然是分担的人越多越好了,而且我和班里的女孩们虽然名为师生,却已经相处得像姐妹一样了,对于好姐妹,有好东西当然要分享,老公也不例外,嘻嘻!”岳思颖又是调皮得一笑,快步向教学楼的方向跑去。

  看着岳思颖那欢快的身影,于同心里也很是高兴,现在的她,再也不像自己刚见她时那样时时露出忧郁的表情了,越来越像个小 女 孩,对于她的改变,于同是很乐意看到的,他就是要让自己的女人们生活得无忧无虑。

  放开了心怀,于同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风一般追到岳思颖身边,看看四下无人,飞快得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然后在她的娇嗔不依中迅速得跑上了教学楼。

  快要到教室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女孩,看到于同后脸上露出一抹惊喜,似乎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却又羞涩得低下了头。

  于同自然认得出,这正是自己班上的一个女生,名叫王可儿,她的性格恐怕是全班最为内向的,平时连话都很少说,虽然相貌极为甜美可人,但在全是美女的班级里就不那么显眼了,不过于同的记忆力又岂是其他人所能相比的?对于班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说很是熟悉,于是主动开口道:“可儿,你也是刚到吗?”

  第003章 应战,任凭处置的女孩

  和班里的所有女生一样,王可儿对于同这个既厉害又对大家十分体贴的班长也是非常的喜欢,不过由于性格过分内向,不敢表达的她一直把这份情愫深埋在心里,现在于同竟然主动跟她说话,使她的小脸一下变得通红,眼里却露出甜蜜惊喜的神色,用比蚊子也大不了多少的声音道:“是,是啊,班长你回来了。”

  岳思颖刚才的一句话,让于同忽然想通了,班里的女生们对自己的感情他并不是不清楚,但是一直以来他都有些刻意回避,除了陈家姐妹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跟他在了一起,别人他都没给过什么机会,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女人太多,如果跟她们在一起了恐怕会伤害到她们,但是现在一想,却又觉得根本是自己错了,现在他的女人比班上的女生还要多了,但她们却都相处得像亲姐妹一样,也没见谁会不开心,何况以自己的能力,就算女人再多,也不用怕会照顾不到,要是再一直回避,恐怕才是对她们真正的伤害。

  想通了这些,于同决定不再回避她们的感情,第一次仔细得观察起眼前的女孩来,如果只论相貌,她确实比自己的老婆们稍逊一筹,但如果放到外面,那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了,再加上她那付楚楚可怜的娇羞神态,可爱之处一点也不见得比别的女人少,就连于同也看得不由一阵心动,伸手拉住她的小手,笑道:“是啊,昨天刚刚回来,咱们一起进去吧。”

  忽然被于同拉住小手,本应极为胆小内向的王可儿不由大为紧张,急忙挣扎了几下,可是于同把拉得颇紧,她挣了几下没有挣脱,只得低着头任由于同拉着她进了教室,心里既紧张又甜蜜,心跳得极为厉害。

  于同和王可儿一进教室,立马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刚才先行一步的宿舍众兄弟已经把于同回来的消息在班里传开了,女生们都极为高兴,早已做好了迎接于同的准备,没想到他竟然是和王可儿手拉手得进来的,一时间不由都惊呼起来,班里面最为大胆的桌木娅却是大声嚷嚷起来:“哇,可儿,还是你厉害,班长这才刚刚回来,你就已经得手了!”让人想不明白的是,她和王可儿在班里一个最为活泼好动,一个却又是最为文静内向,但却是关系最好,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互补吧。

  王可儿被于同牵着手进来本已羞涩到了极点,此时再被桌木娅这一取笑,再也挂不住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得挣开于同的手,跑到自己书桌前坐了下来,随便拿出一本书打开,把红透的小脸埋进书里,再也不肯起来了。

  看到王可儿跑开了,桌木娅笑嘻嘻得走到于同面前,皱了皱鼻子说道:“班长,什么时候把可儿弄到手了呀?她可是我最好的姐妹哦,你不声不响得就把她抢走了,不表示一下吗?”

  桌木娅虽然一脸的笑容,但于同却很是敏锐得从她眼里看到了一抹羡慕与幽怨,现在既然已经决定不再逃避她们的感情,于同自然不会再让她们这样伤心了,于是呵呵笑道:“那我就表示一下。”说着伸出双臂把桌木娅抱在怀里,用力搂了一下,又道:“这样行了吗?”

  桌木娅虽然性格开朗大方,但却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长这么大别说被男人抱,就连小手都没被除了父亲之外的男人碰过,此时忽然被于同抱住,虽然早已对他芳心暗许,但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还是闹了个大红脸,急忙推开于同,娇嗔道:“坏死了,一回来就占人家便宜!”说完也像王可儿一样跑回自己书桌前坐下,但眼睛却仍是向于同看来,眼里的那种喜悦根本掩饰不住。

  回到坐位,众兄弟立马凑了上来,杨伟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道:“老五,你已经决定吃窝边草了吗?”

  于同做出一付深有感触的样子道:“是啊,我发现自己以前真的是做错了,老是对她们若即若离的,这样不但我自己很累,她们也都很伤心,所以只好免为其难了。”

  “靠!”钱辉立马不满得大声叫了起来:“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么好的事别人想都不敢想,你还装成一付受害者的样子,真让人鄙视!”

  其他兄弟也纷纷谴责起于同来,不过心里却也为女生们高兴,这一年多的相处,他们和班里的女生们也都成了很好的朋友,同时也明白她们的心思,现在见她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自然也是大为欣慰。

  整个上午,班里都充满着一种快乐的气氛,虽然于同只是对王可儿和桌木娅有了点表示,但他既然在教室里就这样,众女生哪里还会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况且于同和几个兄弟说话的声音虽然很小,但钱辉那一声惊呼却是很大声的,她们自然明白所谓别人想都不敢想的好事是什么,心里都知道于同已经决定开始不回避她们的感情了,自然高兴无比。

  下午快要上课的时候,于同早上应战的帖子终于有了效果,一个留着一头短发,酷着一张小脸,一身中性打扮,脸蛋却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女孩找上了门来,正是自己改名为石英豪的南海派少主人石瑛,而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比她还要漂亮,脸上还带着甜甜笑意的女孩,不是唐恬又会是谁?

  “于同,你给我出来!”石瑛站在教室的门口,对着里面大声叫道。

  对于石瑛挑战于同的事,班里的女生也都是知道的,不过她们也都没有担心什么,对于于同,她们有着绝对的信心,因此也都一脸笑意得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个女孩。

  正在和兄弟们闲聊的于同站了起来,先是对着唐恬笑道:“恬恬,你来了。”然后才看向石瑛,笑道:“这不是石瑛小姐吗?”

  听于同叫出自己的本名,石瑛那张本来就很是冷酷的小脸更加三分冷意,娇喝道:“请注意你的称谓,我叫石英豪!”

  “好吧,石英豪,听说你要挑战我,怎么?是不是三天不打,屁股又痒痒了?”于同懒洋洋得点了下头,眼睛却有些不情好意得向石瑛那虽然穿着宽大的裤子,但仍能看出十分丰满挺翘的臀部看去。

  被于同当众说起这一生最尴尬的事,石瑛那张酷酷的小脸上不由升起了一丝红晕,怒道:“废话少说,你不是应战了吗?是不是现在又不敢了?”

  于同笑道:“这世上还没有我于同不敢做的事呢,说吧,要比什么?”

  “我要跟你  ”石瑛刚想说话,却被唐恬打断了,她知道石瑛从小就很好强,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于同打败了,恐怕就会真的和于同结仇了,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于是说道:“你们两个不会就想在这里比吧?”

  “好,那就找个没人的地方。”于同也是和唐恬一样的想法,毕竟她和唐恬是世交,弄得面子上太不好看就不好了,说完又故意很是轻蔑得看了看石瑛道:“敢不敢去?”

  石瑛最是受不得人激,立马喝道:“谁不敢?现在就走!”

  于同回头对着班里的女生们眨了下眼睛,当先向着外面走去,众女生虽然也都想跟去看看,不过于同那个眼色让她们明白这其中应该有什么深意,于同今天表示出接受她们的意思已经让她们极为开心了,此时自然不想给他添什么麻烦。

  于同三人出了教学楼,一起向校外走去,现在虽然已经快要到了下午的上课时间,但大学里面的管理本就比较宽松,只要考试能过,平时谁也不会多管你什么,而于同和唐恬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他们现在就是在学校里享受生活的,毕竟他们可以无限得活下去,想学什么慢慢来也不迟,至于石瑛,于同才不会管她呢,这小妞虽然长得很美,但于同暂时却对她并没什么兴趣。

  于同直接带着她们两个坐车到了郊外,然后找了一个很是僻静的树林才停了下来,双目紧紧得盯着石瑛。

  这一路上石瑛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此时被于同那灼热的目光一看,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得收拢了一下胸前的衣服,喝道:“你看什么?”

  于同不由暗笑,这石瑛还不是那么不可救药嘛,竟然还保持着女孩子的反应,脸上却露出不屑的笑容道:“不看就不看,你再怎么紧衣服也还是平平的,有什么可看的?再说了,我对你这样的男人婆可没什么兴趣。”

  石瑛虽然一直把自己当成男孩,但对于自己的容貌平时也是很自负的,现在竟然被于同说成男人婆,心中不由大怒,双目瞪得圆圆的,喝道:“你最好管住自己那张嘴!”看那样子,似乎恨不得立马把于同掐死。

  石瑛那怒气冲冲的样子本来应该是很吓人的,可是配上她那付娇美的脸蛋,却立马变了味,让人感觉只有可爱,于同不由心中一动,这女孩还真挺不错的,有性格,长得也漂亮,除了胸小点,一点也不比自己的老婆们差,如果听唐恬的,把她也给拿下,似乎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呢。

  见于同不说话,只是用一种让人很不自在的目光看着自己,石瑛的怒火更盛,娇喝道:“你还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于同有些不好意思得笑了笑,自己刚刚还说对人家没有兴趣呢,现在却又拿一付色狼的眼神看着人家,确实有些过了,于是收回目光,说道:“好,说正事,你想怎么和我比?赌注又是什么?”

  石瑛很是骄傲得抬起头道:“我已经说过了,比什么任你选,现在你就说好了。”

  于同笑道:“还是你来说吧,比什么我都奉陪,最好挑一样你最拿手的,免得输了之后又来纠缠不清。”

  石瑛听于同那意思,仿佛是自己一上纠缠他似的,心中大怒,说道:“不用了,你就说比什么吧,如果你输了,就离开恬恬,不能再纠缠她!”这小妞也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主儿,立马把纠缠这个词又用回了于同身上。

  于同笑道:“好啊,如果我输了就离开恬恬,但是要是你输了呢?那又能给我什么?”

  石瑛没有回答他,而是对站在一旁笑嘻嘻得看着他们二人的唐恬道:“恬恬,你看到了吧?他对你一点也不在意,竟然拿你来当赌注,你还看不清他的真面目吗?”

  于同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刚烈无比的小妞竟然还有狡猾的一面,心里不但不生气,反而因为她的这点小狡猾而觉得她更可爱了。

  而唐恬却是靠到于同的身上,笑道:“没事啊,我对他有信心,他一定不会把我输出去的。”

  “哈哈,还是我的小恬恬对我最好了。”于同哈哈大笑,在唐恬脸上亲了一下。

  看到他们在这里秀恩爱,石瑛更是怒急,说道:“那好,咱们就来比比,如果你输了就离开恬恬,我输了就不再找她!”

  于同笑道:“你这个小妞还真是狡猾,恬恬本来就是我女朋友,你本就不应该纠缠她的,现在我输了就要离开她,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我多么痛苦?而你输了只是不再纠缠她,对你根本没什么损失嘛。”

  “那你说怎么办?”石瑛见他到现在还跟自己夹杂不清,不禁气得不行。

  “我家恬恬可是校花榜上的大美女,如果你要和我比,就得拿出同样的美女来做抵押。”于同还是那付笑嘻嘻的样子。

  “你!”石瑛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我到哪里给你找美女去?”

  “这确实不太好找。”于同挠了挠头道:“要不就你好了,虽然比我家恬恬还差点,但毕竟也是上了校花榜的,我就勉强算你和她一个等级吧。”

  石瑛虽然很喜欢唐恬,但却也并不认为她比自己漂亮多少,此时见于同这么贬低自己,立马大怒道:“好,就这么办,如果你赢了,姑奶奶我任你处置!”

  第004章 比试,心情起落的石瑛

  “你这句话可说错了哦。”于同摇头晃脑得笑道:“你不是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男孩子吗?怎么可以自称姑奶奶?你应该说【本大爷】才对嘛!”

  “你!”石瑛气得双目圆睁,她虽然从不否认自己喜欢女孩,但心里却也一直为自己是个女孩,特别是这么漂亮的而骄傲的,现在于同竟然这么说她,怎么能让她不生气,咬牙切齿的道:“你才一直认为自己是男孩呢!”

  于同一直觉得石瑛应该是心态有问题,虽然有女儿身,但却是个男儿心,现在才明白,是自己想错了,原来心里对她的排斥一下消失得干干净净,笑道:“我本来就是男孩嘛,所以才会喜欢恬恬的,而你一个女孩,为什么还要纠缠她?”

  “谁说女孩不能喜欢女孩的?”石瑛很是骄傲得仰起了脖子,而那平平的胸前因为她挺胸的动作也也变得有些曲线了。

  “那好吧。”于同微笑道:“算你有道理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见他终于肯跟自己比试了,石瑛也是松了一口气,和于同斗嘴,她一点上风也占不到,已经有些怕他了,而对于对手,她却不认为自己还会输给他,就算他会一些功夫也没有什么用,自己可是得了那位长老苦修了几十年的内力的,于是说道:“那好,你就划下道来吧,比什么都可以!”

  “真的?”于同忽然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石瑛看着于同不怀好意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些没底了,不过话已经放了出去,自然不好再收回来,况且她对自己的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抬了抬下巴道:“当然!”

  “那好,咱们就来比比谁的大一些!”于同说着就要解开腰带。

  石瑛本来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不过在看到他解腰带后立马明白了他要比的是什么,脸上不由一红,低声骂道:“无耻!”

  于同一脸无辜的道:“这有什么无耻了?不是你说要比的吗?咱们就来比比这里好了。”

  石瑛强忍着羞涩,恨声道:“我又没有,拿什么跟你比?”

  “原来你没有啊。”于同一付恍然大悟的样子:“这就坏了,我家恬恬的幸福一大半都是靠它给的,你要是没有,就算你把她从我身边抢走了,又拿什么给她幸福啊?”

  唐恬在旁边看着于同逗石瑛,本来是很开心的,没想到他竟然扯到了自己身上,而且还说得这么露骨,不由娇嗔着在他腰上用力扭了一下,石瑛也是气得不行,大口喘着粗气,双目瞪着于同,似乎想狠狠的咬他一口。

  “不要再废话了,你要是不敢比,咱们这就回去,只要你离开恬恬就行了,我也不为难你。”石瑛生了一会闷气,心里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只好又把话题转回了比试上。

  “比啊,我又没说过不比,是你看到自己的弱项就耍赖的嘛,这次还是由你来出题吧,免得又碰上你的弱项,到时你还得耍赖。”于同笑嘻嘻得倒打了一耙,又道:“不过有一点可得先说好,要是比胸的话,我可不比。”

  石瑛心里又是一气,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敢说自己凶,刚想发做,于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明白了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你的胸很平,但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多,我根本不可能比的上。”

  “我跟你拼了!”本来得到了深厚的内力后,石瑛的脾气已经比以前沉稳了许多,所以于同虽然几次气得她想要暴走,但还是忍了下来,但这次却是说什么也忍不住了,娇喝了一声,猛得向于同扑来,也不想管什么比试不比试了,只想狠狠的揍他一顿,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于同轻轻向后一让,身形了她的扑击,然后在她力道用老的时候,忽然双臂一展,又像上次一样一下把她抱进了怀里,不过这一次的心情却和那次不同了,自从发现石瑛的可爱之处后,再抱住她时,心里不由有些心动,准备仔细体会一下她从未被男人抱过的身体,可是却以现她的胸前并不像别的女孩那样柔软,而是显得有些硬,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石瑛猛得被他抱住,心里也是一惊,和上次相比,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柔弱的女孩了,没想到还是着了他的道,不禁又惊又怒,急忙运足了内力,想要把他的双臂震开。

  感觉到石瑛的反抗,于同也就不再多想,顺势放开了她,不过在放开之前却是伸手在她弹性十足的屁股上轻轻拍打了两下,笑道:“你好像没什么记性嘛,难道上次没被我打够?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喜欢上了被我打屁股的感觉,所以才会找我挑战的对不对?”

  石瑛此时已经没有心情理会他的调侃了,她发现,自己一直低估了于同,没想到自己在有了这么强的功夫之后还是这么轻易得被他抱住了,虽然自己目前的强项是内力而不是身法招式,但一般人想要碰到自己的衣角也是千难万难的,由此可见,这个于同真的是不可小觑。

  虽然性格比较容易冲动,但不可否认,石瑛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女孩,在知道自己不可能在招式上占于同什么便宜后,她立马改变了策略,问道:“真的要由我来出题吗?”

  “这个  ”于同稍微迟疑了一下,转头看向唐恬,在石瑛看不到的时候偷偷向唐恬眨了下眼睛,说道:“还是由恬恬来定吧。”

  石瑛心中大为得意,觉得于同和她自己一样,自己是怕他的身法,而他则是怕自己的内力,为了拿捏住于同,故意露出轻蔑的神情,对唐恬道:“看来你这个男朋友也不怎么样嘛,要不就让他来出题好了。”

  唐恬虽然单纯,但这段时间一直和楚梦江灵这几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在,也学得狡猾了许多,在于同给她使眼色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于同的意思,此时装出一付生气的样子道:“胡说,他是最棒的,要比什么,你就说好了!”

  看到唐恬这么维护于同,石瑛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被于同气了几次后,她的心里竟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本来是想打败于同,让他出个丑,然后趁机让唐恬离开他,可是现在她想的更多的却是让于同出丑了,至于出丑后唐恬是不是离开他,倒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心里得意之下,石瑛第一次在于同面前露出了笑容,让于同感觉这小妞笑起来也蛮好看的,心里更是坚定了自己的计划。

  “咱们就比  ”石瑛刚说到这里,却被唐恬打断了,唐恬说道:“如果只比一场的话,好像取巧的成份比较大,我看你们不如三局两胜吧。”

  唐恬那色厉内荏的样子让石瑛更加得意,说道:“那好,三局两胜就三局两胜,要不要我把出题的机会也让给他一次呀?”

  唐恬脸上一红,低声说道:“那倒不用了。”

  “我说你还比不比了?要比什么快点说!”于同一付恼羞成怒的样子。

  于同的表情让石瑛觉得自己刚才受的气一下子全发泄出来了,脸上的笑容更甜,说道:“第一场,咱们来比内力!”

  “什么?”于同惊呼了一声,随即有些沮丧的道:“我没练过内功,这一场算你赢好了。”

  于同的回答让石瑛愣了一下,她虽然不认为于同的内力比她强,但也从没想过他根本不会内功,因为看他的身法,如果没有内力做为根基的话,很难达到那个程度,跟一个丝毫不懂内功的人比内力,真是有些胜之不武了,这让她不禁有些歉意,不过事关自己的面子和唐恬的去留,就算是胜之不武她也顾不上了,说道:“那好,还算你认相,第二场嘛,咱们就来比力气!”

  “不行!”于同还没有说话,唐恬就先不干了,大声说道:“比内力跟比力气有什么差别?你这分明是耍赖!”

  “我怎么耍赖了?内力跟力气根本不是同一回事嘛,何况他一个大男人,我和他比力气本就是他占了便宜呀。”石瑛越来越得意,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又对于同道:“喂,你不会是想反悔了吧?”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是不会反悔的!”于同做出一付慷慨就义的样子,说道:“只是希望一会你输了也不要反悔才好!”

  石瑛还真怕他就这样反悔了,如果那样,她也是一点办法没有,毕竟她家和唐恬家是世交,她不可能把唐恬的男朋友怎么样的,现在见于同竟然死要面子,开心得都要跳起来了,一脸傲气的道:“放心,我石瑛虽然是个女人,但也是一言九鼎的!”得意之下,她竟然用起了自己的本名。

  于同四下看了看,找了两棵同样粗,高度也差不多的大树,对石瑛道:“你来看看这两棵树,有没有什么问题。”

  石瑛有些不明白他的举动,这两棵树每棵都有碗口粗,这在片树林里属于那种既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由问道:“看它们做什么?”

  于同道:“不用问那么多,你只管检查一下就是了。”

  石瑛上前拍了拍那两棵树,发现它们都好好的,虽然现在由于是冬季,上面没有一片叶子,但明显不是那种枯死的树木,于是说道:“没有问题,都好好的。”

  “那你随便选一棵吧。”于同又说了一句石瑛不懂的话。

  石瑛急于战胜他,虽然有些疑惑,但却怕这是于同的缓兵之计,于是随便指了一棵道:“我就先它了。”

  “好。”于同点了点头,大步走到石瑛选剩下的那棵树前,用双臂抱住,大喝了一声,然后双臂用力,竟然将那棵大树连根拔了出来。

  石瑛不禁瞪双了双眼,嘴里暴出一句粗口:“靠,你是鲁智深转世吗?”她虽然内力深厚,但这么粗的大树,却也是万万拔不出来的。

  “别管我是谁转世,你就说,这场是谁赢了吧。”于同随手把拔出来的大树扔到一边。

  “你赢了。”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摆在眼前,石瑛也只好承认是于同赢了,心里不禁暗暗着急,她本以为前两场就能把于同搞定的,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结果,对于第三场比什么,她真的有些犯嘀咕了,接受了大长老的内力后,她在家呆的那几天,练的最多的就是一种暗器功夫了,可是于同做为得到唐家承认的女婿,还天天和唐心儿呆在一起,暗器功夫又岂能弱了?和唐家的人比暗器,那不是自讨若吃么?可是除了暗器,武功招式还有身法于同明显也都比她强,现在她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冒然找于同比试了。

  “第三场比什么,快点说,比完了还得回学校去呢。”就在石瑛着急的时候,于同又催促起来。

  “这  ”石瑛一改刚才的高兴,变得无比沮丧起来。

  于同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说道:“喂,你不会是想反悔了吧?”那语气,和石瑛刚才说他时完全一模一样。

  被于同拿自己的话说自己,一向好强的石瑛哪里爱得了,急道:“我才没有,第三场我就跟你比暗器!”她现在也只能暗暗祈祷,于同和唐恬交往的时间还不长,没来得及学唐家的暗器功夫了。

  石瑛此言一出口,唐恬不由想起了于同那次用的所谓的小李他妈的飞刀,轻声笑了起来。

  石瑛被唐恬笑得心里有些发毛,问道:“恬恬,你笑什么?”

  唐恬笑道:“小瑛啊,你找他比暗器,还真是撞到他的强项上了。”

  “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学了你们唐家的暗器功夫?”石瑛心里咯噔一下,急忙问道。

  唐恬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不过他的暗器功夫可是比我们唐家还厉害的,上次我们家出了事,就是他用暗器解决的。”

  第005章 认输,别开生面的处置

  那次唐家的聚会,石瑛家的南海派自己也有人去,回去后也曾说起过,唐家来了一个强得离谱的敌人,整个唐家都不是他的对手,后来被一个年轻人用暗器杀死,那时候虽然于同想让唐天豪给他保密,不过后来这件事还是透露出去了,只是大家都不知道那个年轻人是谁而已。

  这件事石瑛也是听说过的,当时还为唐恬暗暗着急了一下,不过后来却也忘得差不多了,现在看来,那个年轻人应该就是于同了。

  石瑛并没有怀疑唐恬的话,很是沮丧的说道:“我说话算数,今天就任由你处置。”

  “那就跟我们来吧。”于同笑了笑,搂着唐恬当先向树林外走去,石瑛也认命得跟了上去。

  走到半路,石瑛有些疑惑的道:“这不是回学校的路,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于同回过头来笑道“既然你已经决定要任我处置了,那就不要问那么多,只管跟着就是了。”

  “你!”石瑛又被他气了一下,心里暗暗发誓,等过了今天,非得好好收拾他一下不可,不过想到他那怪物一般的力气,以及被传得出神出化的暗器,又不禁有些泄气。

  这个小树林离于同的别墅并不远,三人走了一会也就到了,此时家里的众女都在忙各自的事情,没有事的也都到山谷里去了,所以别墅里面并没有一个人在,不过于同还是用意念通知了一下她们,免得她们谁突然回来,再惊跑了石瑛。

  看着这个装修豪华的别墅,石瑛不禁有些惊讶,同时也有些担心,于同竟然带着她来了家里,如果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怎么办?不过想到唐恬就跟在身边,也就放下心来。

  不料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喝了点东西后。唐恬竟然站起来笑道:“你们慢慢玩吧,我先回学校去了,下午还有活动呢。”

  石瑛心中一惊,忙道:“我跟你一起回去!”说着也站了起来,准备和唐恬一起出去。

  于同却是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笑道:“你不能走。”

  石瑛瞪着于同道:“为什么?”

  于同笑道:“我还没有处置你呢,怎么能让你走了?”

  唐恬也说道:“是啊,我可是见证人哦,你们还是先解决你们的事吧,不然我这个见证人脸上也不好看嘛。”

  石瑛忙拉着唐恬走到了边,低声道:“你就这么放心让我和他留在这里?”

  唐恬奇道:“这有什么不放心的?”

  石瑛脸上一红,说道:“你要是走了,这里就我和他两个人,孤男寡女的,你就不怕他对我怎么样吗?告诉你,我可是打不过他的。”

  唐恬笑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害你的,你留下来,对你只有好处。”

  石瑛听唐恬这么说,将信将疑得点了点头,她也知道,唐恬虽然对自己没有那种意思,但是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再加上石唐两家的关系,她不可能会害自己,可是又觉得有些不对,刚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唐恬竟然趁着自己出神的时候离开了。

  再次回到沙发上坐下,石瑛的脸色有些发白,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独自面对于同时,也不知怎的,竟然突然有些紧张了,但是为了不在于同面前示弱,偏偏又装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

  看着石瑛那因硬撑着而更加显得可爱的小模样,于同心中暗笑,故意逗她道:“如果你想反悔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石瑛的性格本来就颇有古风,再加上又是出身于武林世家,对于诺言一向十分的看重,此时虽然怕于同对自己有什么不轨的企图,但还是决定要履行自己的诺言,说道:“谁想反悔了?我向来说一是一,绝对不会食言的!”

  “那就好。”于同点了点头,笑道:“来,坐到我身边来。”

  石瑛闻言不但没有靠近他,反而又向后躲了躲,问道:“为什么要坐到你身边去?在你那里说话我听得到。”

  “还说要任我处置呢,现在这点事都不肯听我的,还说是不会食言?”于同装模作样得摇了摇头,叹道:“那就算了,本来还想和你好好聊聊,勾通一下感情的,现在就省了吧,你跟我来。”说着当先向一楼的那个小卧室走去。

  石瑛慢慢得跟在他后面,当看到去的地方明显是一个卧室时,心里就更加的紧张了,几次都想转身就跑,不过碍于自己的承诺,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于同虽然没有回头,但石瑛的表情变化却是一点不露得被他观察到了,现在这样,要是换了别的女孩,恐怕早就已经跑掉了,可是她却是可以为了自己的承诺明知道可能会出大事,但还是跟了上来,心里对这个很有个性的女孩不由更加的喜欢,不过越是喜欢,今天就越不能放她离开,因为如果错过今天,以后她恐怕就会躲得自己远远的了,很难再有什么机会和她相处,那时再想得到她,恐怕就真的很困难了,还不如趁着今天,给她留下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哪怕是让她恨自己也无所谓,只要以后能常常接触,于同很有信心把这个个性十足的美女变成自己老婆中的一个。

  “坐吧。”进了卧室,于同随手把门反锁住,指了指房间里的那个大床对石瑛说道。

  石瑛本不想坐在那里,但这房间里除了那张大床却再没有能坐的东西了,而于同锁门的举动又让她有些腿软,只好在那里坐了下来,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于同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话,反问道:“那你想让我把你怎么样?”

  “你!”石瑛不禁有些语塞,最后干脆把眼睛一闭,咬牙说道:“随你的便吧!”只所以会这么说,说到底还是因为唐恬的那句话,她可不认为做为唐恬的男朋友的于同真的会把自己怎么样,最多也就是吓吓自己,让自己以后不敢再找唐恬罢了。

  于同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这个举动让石瑛忍不住轻轻颤了一下,于同问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恬恬为什么那么喜欢我?”

  说到唐恬,石瑛倒不那么紧张了,睁开眼睛盯着于同看了一会,说道:“不可否认,你确实是一个足以让任何女孩动心的男人,恬恬喜欢你也是很正常的事。”既然已经输给于同,她自然会遵守诺言,不再纠缠唐恬,这样一来,反而给了她一个正确评价于同的机会。

  “那你呢?”于同笑嘻嘻得看着石瑛那张充满英气却又自带三分娇媚的绝美面容。

  石瑛一愣,问道:“什么我呢?”

  “你不是说我是一个足以让任何女孩动心的男人吗?那你有没有对我动心呢?”于同的脸皮向来很厚,这样的问题问出来自然一点也不会脸红。

  “臭美!”石瑛撇了撇小嘴,小声嘀咕了一句,又说道:“我曾经说过,我是不会对任何男人动心的!我喜欢的人是恬恬!”

  “那你想不想这一生永远都和恬恬在一起?”于同急忙问道。

  石瑛的眼睛先是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虽然她为了承诺而决定不再想唐恬,但那毕竟只是自己理智上的决定而已,其实她对唐恬的心意一点也没有改变,自然想一直都和她在一起,不过随即想到唐恬已经有了于同这个男朋友,而且他们还是如此的恩爱,自己又不是他的对手,只好苦笑了一下道:“想又怎么样?我知道自己是争不过你的,只希望你以后能一直对她好,不然就算打不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说到后来,她的语气变得坚定而凌厉起来,双目也紧紧得盯着于同,似乎只要于同稍有一点迟疑,她便会扑上来和他拼命。

  于同自然不会把石瑛那点小小的气势放在眼里,微微笑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一直和恬恬在一起,而且也能让你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我,你想不想试试?”

  “什么办法?”石瑛急忙问道,她也很是奇怪,唐恬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个男人,而对自己没有一点动心,而且他还说可以让自己和唐恬永远都在一起,石瑛哪里会不激动?

  见石瑛上了自己的钩,于同心中暗喜,也不再多说,伸手就要去解她的上衣。

  石瑛吓了一跳,急忙向后躲了躲,双手将自己的上衣拉紧,很是紧张得问道:“你要干什么?”

  “这就是我的办法啊。”于同笑道:“我要让你知道,情侣在一起,心灵上的相爱固然重要,而身体上的满足却也是不能少的,现在我就是让你知道一下,我能让她多快乐。”

  “我  我不想知道了!”石瑛又向后躲了躲,都快要躲到墙边去了。

  于同没有逼迫她,站在原地,看着她笑道:“可是这也是我处置你的手段啊,难道你想食言?”

  石瑛的脸色变了数变,最后终于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任命般的道:“随便你吧。”

  “放心吧,你是恬恬的朋友,我不会伤害你的。”于同笑着安慰了她一句,双手却已经拉开了她上衣的拉链。

  石瑛上身穿的是一件紧身的夹克,拉开拉链后,露出里面一件淡紫色的薄毛衣,于同没想到,如此性格的石瑛喜欢的竟然是这个颜色,只有在心里暗叹,女孩的心果然是难以捉摸的了。

  那件薄毛衣也是紧身的,把外衣除掉后,女孩那玲珑的身段立马显现在于同面前,但他却是有些疑惑,记得第一次见她时,小丫头的身材还是前凸后翘的,怎么一段时间没见,她胸前反而越长越小了?弄不明白的于同干脆也不再想,轻轻得把她的毛衣好脱了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石瑛一直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得任由于同摆弄,就算是在脱她的衣服时,虽然没有配合,但也是没有反抗,脸上也没有一点的表情,仿佛心已经死了一般,这让于同不禁有些心疼。

  脱掉毛衣后,于同终于明白了她这里为什么比上次见时小了许多了,她里面竟然没有穿什么内衣,而是在胸前缠了宽宽的一层白布,而且勒得还很紧。

  于同急忙把她胸前的白布解开,随着白布的离身,一对如同白玉雕琢而成的奶子猛得跳了出来,仿佛是在抗议主人对它们的不公一般,不住得上下跳动着。

  石瑛的奶子虽然算不是特大,但在同龄的女孩中绝对已经不算小了,在她的胸前就如同两个白玉做成的小碗倒扣在那里,特别是顶端的两粒小奶头,不像一般的少女那样呈粉红色,而是鲜艳得如同熟透了的樱桃,更是让于同垂涎欲滴。

  伸手握住这对美极了的奶子,于同心里却并没有多少情欲,而是有些责怪得说道:“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你知不知道,这样弄对你的发育很不好的?”

  刚才被于同脱光上衣,甚至握住敏感的奶子时,石瑛也没有一点反应,可是于同这句责怪的话却让内心轻轻得颤抖了一下,对于他的关心,忽然有些感动起来,不过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要告诉他,自己只是因为讨厌看到那些男生惊艳的目光,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完美才把它们束缚住的吗?

  看到石瑛的动容,于同也是有些高兴,把她抱进怀里,在她耳边柔声说道:“以后不要这样了,知道吗?”

  于同的声音就如带了某种魔力一般,石瑛只觉得心里暖暖的,下意识得点了点头,虽然身体被一向讨厌的男人抱住,而且现在身上一点衣服也没有,但她却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没有觉得难受,反而还有些迷恋这种感觉。

  于同有她耳边说完话后并没有离开,而是顺势吻上了她那如珍珠一般圆润的耳垂,那酥酥痒痒的感觉令石瑛的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见石瑛有了反应,于同心中更喜,嘴唇滑过她已经有了丝丝红晕的娇美脸蛋,吻到了她的小嘴上。

  虽然心里已经隐隐不排斥于同对她做些什么,但一直以来的观念还是让石瑛不太适应被他亲吻,于是轻轻推了推他,于同也不强求,放开她的小嘴,慢慢得向下吻去,最后来到她的胸前,在她两个美妙的奶子上亲吻了一番,又轻轻含住一颗奶头。

  “哦  ”从未有过的感觉让石瑛忍不住张开小嘴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不过立马反应过来,脸上涌起一丝羞红,扭过头去不敢看于同,眼睛也闭了起来。

  于同心中暗笑,更是加大了对她奶头的吮吸力度,同时开始轻轻得脱起她的裤子。

  也许是正沉浸在那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过的感觉之中,石瑛并没有反对于同脱她的裤子,不过在只剩下一条小内裤的时候,却是紧紧夹住双腿,说什么也不让于同脱了。

  于同也没有逼她,嘴唇依然吮吸着她的奶头,双手在她温玉般的大腿上来回抚摸,还不时得跑到她的三角地带轻轻碰上几下,但由于石瑛正夹紧了双腿,他并不能直接接触到她最美妙的地方,但只是这样的抚摸,就已经让未经人事的石瑛颤抖不已了。

  这样弄了一会,于同吐出石瑛那因为粘满了自己的口水而更显鲜嫩的小奶头,笑着问道:“舒服吗?”

  “我不知道!”石瑛哪里会回答他,不过心里却已经承认,他弄得自己确实非常舒服,怪不得唐恬对他这样迷恋了。

  于同见她嘴硬,又是微微一笑,身体慢慢向下滑去,一路吻过她的腹部和小腹,慢慢来到她最神秘的地方,隔着内裤在她因夹紧了双腿而形成的小三角上轻舔起来。

  虽然没有直接接触最敏感的地方,但石瑛却觉得现在比于同吮吸自己的奶头时更加的难过了,身体忍不住轻颤起来,双腿也不由自主得小幅度轻轻相互摩擦着。

  见石瑛已经被自己挑起了欲火,于同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诱惑道:“把双腿分开,我让你更舒服。”

  石瑛此时已经有些迷糊了,很是听话得把双腿微微分开,于同趁机把她身上最后一点布料也解除下去,然后把头埋进了她的胯下,双目向她那从未要外人面前暴露过的小嫩屄看去。

  “好美!”于同不由轻声赞了一句,他没想到石瑛小的嫩屄竟然远比一般女人的要饱满的多,就如同一个熟透了的蜜桃一般,在蜜桃的中间,一道细细的裂缝微微张开,因为他刚才的抚摸,那道小裂缝里已经有些湿润了。

  石瑛由于一直喜欢女孩,所以也曾偷偷得看过别的女孩的那里,但从未发现有人和自己一样的,这让她不禁有些不安,认为自己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女孩,但现在于同的夸奖却打破了这一点,同时也让她有些感动起来,他不但没有嫌弃自己,反而还夸它美,不过这种感动的感觉很快就被一阵巨大的快感冲淡了,因为此时于同竟然伸出舌头,在她那饱满的小嫩屄上用力得舔了一下。

  忽然而来的强烈快感让石瑛忍不住用力夹紧了双腿,将于同埋在她双腿之间有脑袋紧紧夹住,可是于同却没有停止动作,而是继续用嘴伺候着这个让人一看就性欲大起的小骚屄。

  石瑛的屄里很快就涌出了大量的淫水,全被于同接在嘴里吞了下去,这个动作让石瑛羞涩的同时心里不由更加的感动,他竟然一点也没有嫌弃自己那里脏,还喝了自己流出的东西。

  于同的口技那是经过在众女身上练出来的,石瑛一个小处女哪里抵挡得了?很快就被于同弄到了高潮的边缘,双腿夹得更紧,身上也布满了一层粉红色,双目睁得大大的,却没有一点焦点。

  于同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用力把头从她胯下挣出来,笑问道:“感觉怎么

fyzw88@126.com